blog

新洪都拉斯政府面临退出的压力

<p>洪都拉斯今晚越来越孤立,因为国际社会排队谴责推翻曼努埃尔·塞拉亚总统的政变</p><p>在洪都拉斯军队穿着睡衣夺取总统并匆匆流亡他的一天后,拉丁美洲,美国,联合国和欧盟对新政府施加了外交压力</p><p>首都特古西加尔巴(Tegucigalpa)仍然紧张,士兵和装甲车响彻总统府,但没有努力清除附近约200名亲塞拉利亚抗议者的路障</p><p>左翼领导人周日早些时候被军队,司法机构,国会和他自己党派的心怀不满的成员联合起来</p><p> 16年来中美洲第一次军事推翻的建筑师说,这是一个必要的合法行动,可以解雇一个破坏宪法的权力匮乏的总统</p><p>国会发誓,新任临时总统罗伯托·米凯莱蒂(Roberto Micheletti)发誓</p><p>他敦促国际社会尊重洪都拉斯的主权,并表示他将在11月总统选举后辞职:“我们尊重每一个人,我们只要求他们尊重我们,让我们平静下来,因为该国正在走向自由和透明的大选</p><p>我相信洪都拉斯80%到90%的人口对今天发生的事情感到满意</p><p>“他说外人没有权利干涉</p><p> “没有人会吓到我们</p><p>”塞拉亚在邻国尼加拉瓜的紧急峰会上遇到了左翼盟友</p><p>这次峰会描绘了他的垮台,这是右翼精英们在该地区排斥社会主义的阴谋</p><p>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说:“如果寡头集团像他们一样打破了游戏规则,那么人民就有权抵抗和战斗,我们和他们在一起</p><p>”预计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和尼加拉瓜的总统将加入委内瑞拉在尼加拉瓜首都马那瓜的领导人</p><p>奥巴马政府意识到美国支持拉美左翼政变的长期历史,谴责推翻此案</p><p>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表示,华盛顿的首要任务是恢复洪都拉斯的民主和宪法秩序</p><p>她说,塞拉亚的搬迁“演变成了政变”</p><p>联合国邀请塞拉亚到纽约直接向大会成员报告</p><p>这个由35个成员组成的美洲国家组织的负责人表示,除塞拉亚外,不会接受洪都拉斯总统</p><p>欧盟提出调解</p><p> 56岁的塞拉亚是一位富有而华丽的土地所有者,于2006年当选为保守派,但后来又接受了查韦斯的“21世纪社会主义”形式</p><p>他在洪都拉斯的许多穷人中很受欢迎,但他的整体支持率徘徊在30%</p><p>他试图举行一次关于改变宪法的公民投票,允许总统任期超过一个四年任期,从而激怒了国家的机构</p><p>反对者指责将于2010年1月卸任的总统密谋策划永久权力</p><p>就在政变之前,塞拉亚解雇了拒绝在公投中合作的武装部队负责人,

查看所有